投稿指南
  《党史博采》(下)将在传承原有的“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办刊宗旨上,突出党史党建研究和理论研究的专业性、实践性和学术性;全文刊发党的重要文献、党史党建理论优秀研究成果、基层党建先进经验;面向全国各级党政、宣传、组织、人事、纪检监察和理论研究部门;面向全...
  本刊发布
本刊发布:
《党史博采》封二、封三、封底及插页均为彩色印刷,特面向全国征询广告业务。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1301024D00125
《党史博采》欢迎社会力量加盟,共同发展。现面向全国诚邀友好协办单位。
协办单位
河北省文物局
河北省公共资源交易监督办公室
中共迁安市委
中共石家庄市鹿泉区委
中共唐县县委
中共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县委
中共肃宁县委
中共定兴县委
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政府
唐山市高新区管委会
唐山市古冶区人民政府
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政府
承德市慧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武安市第一人民医院
定兴县医院
隆尧县医院
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
保定市交通运输局曲阳县养路工区
河北艾颐康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滦县第六中学
邢台市人民医院
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
滦县第三中学
河北常来常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河北恩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天唐集团(乌干达)有限公司
石家庄市妇幼保健院
石家庄菲尔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河北冠世信工程机械销售有限公司
冀中能源邯郸矿业集团有限公司
河北耀腾企业管理咨询集团有限公司
  期刊目录
★★★ 纪实版 2005年 第2期
宋任穷将军的情感世界
何立波 叶小青

宋任穷是共和国的开国上将,这位戎马一生的将军,有着丰富和炽热的情感,无论是对自己挚爱的党的事业,还是对妻子、对战友,都表现得深沉而又真挚。当2004829日中国女排在奥运会上捧回久违了的冠军时,宋任穷曾以排协名誉主席的名义专门发来贺电表示祝贺。而仅仅过了不到半年,200518日上午950分,96岁的宋任穷老将军就驾鹤西去。至此,1955年共和国首次授衔时的开国上将,仅剩下萧克、吕正操和洪学智三位在世。

宋任穷与钟月林的爱情,经历了硝烟的洗礼

宋任穷1909年出生于湖南浏阳。浏阳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胡耀邦、王震、王首道 、杨勇、李志民、唐亮等领导同志及开国上将,都出生于这个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地方。1926年,宋任穷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8岁的宋任穷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宋任穷历任中国工农红军连党代表,团、师政治委员,红军干部团政治委员。
1935
年底,经过万水千山的跋涉,中央红军胜利抵达陕北。此时,宋任穷也收获了爱情,和参加过长征的女红军战士钟月林在瓦窑堡结为夫妇。

中央红军队伍到了陕北,算是安顿了下来,不少红军指战员相继结婚。当时,宋任穷自己还没有考虑到终身大事。曾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的袁国平的夫人邱一涵,是位热心肠的大姐,四处张罗着给宋任穷找对象。

那时,红军队伍里的女同志不多。她提到的三个女同志的名字,其中就有钟月林。对于钟月林,宋任穷并不陌生。在长征路上,宋任穷就见过钟月林,虽然了解不多,但对她的印象很好。在长征途中,陈赓带着几个女同志到干部团来玩时,向团政委宋任穷介绍过钟月林。在当时中央红军长征队伍里30位女兵中,钟月林是最小的一个。

在宋任穷的眼中,钟月林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外貌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女兵的模样。经过别人的介绍,宋任穷逐渐了解了钟月林。钟月林1915年出生于江西于都一个贫农家庭,8岁作了童养媳,15岁参加革命,从儿童团员、共青团员成长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1年,冯文彬(新中国成立后任第一任团中央书记)到她的家乡平安寨区挑选优秀的共青团员到新区开展工作,钟月林就是其中的一个。193410月,钟月林参加了长征。
现在,当邱一涵把钟月林介绍给自己的时候,宋任穷才认真考虑起来。他觉得钟月林很实在,质朴善良,便同意与她结婚。过了几天,邱一涵便陪钟月林到宋任穷的住处来“相亲”。
60
多年后的2003年,钟月林在回忆起她和宋任穷相识时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脸上掩饰不住甜蜜的喜悦。

“长征时,一方面军的女同志很少,只有30个,我是最小的一个。红军干部团团长陈赓同志常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开玩笑地问他:‘怎么总见不到你们的政委啊?’陈赓便笑着带我们几个女同志到任穷同志处去看他。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他才26岁,已是久经沙场的红军干部团政委了。那次见面,我们相互都留下了好印象。1935年,我正式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长征到达陕北后,贺子珍同志对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把你介绍跟宋任穷结婚。当时,任穷同志是红军学校的政委。我们几个女同志也去过红军学校任穷同志那里几次。大家对任穷印象都很好。后来袁国平的夫人邱一涵大姐就把我带到任穷同志处。记得是193512月,我们就结了婚,具体是哪一天我记不得了,但任穷同志记住了,是1212日。1936年底,我在保安,任穷同志从前线给我写信,说今天是西安事变,正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所以这个日子他记得特别准。”

战争年代一切从简,结婚也不搞什么仪式。没有新房,宋任穷的宿舍就是他们的家。一间不到8平方米的窑洞,一张单人土炕,一套宋任穷原来的铺盖。地上烧着一个火炕炉子。一切生活用具都没有新添置。两个人走到一起,便成了家。结婚后,宋任穷拿出仅有的三块钱,买了一头羊,做了烤烧饼,请蔡畅、邓颖超、贺子珍、邓六金等几位大姐及红军学校的几位同志一起吃了一顿饭。
结婚后没几天,周恩来便找宋任穷谈话,说组织上决定派他到刘志丹任军长的红二十八军去工作。新婚燕尔的宋任穷和钟月林,不得不面临着分别。但在那个艰苦的战争年代,他们都懂得什么是最主要的,什么是第一位的,所以他们谁也没有怨言。

几天以后,钟月林也参加农村工作队,深入基层为扩大红军队伍动员群众做宣传工作去了。有一次,钟月林在农村患了疟疾,发起高烧来,被人用担架抬回瓦窑堡住进医院,昏迷不醒。宋任穷因为工作忙,没有回去,让警卫员代他回去看她。为了上前线,钟月林上了中央无线电学校,学习发报。学习结束后,钟月林被分到延安的保密电台实习,一直在夜间工作。工作辛苦不算什么,而夫妻分别却不时地折磨着处于思念中的她。到了1938年,钟月林通过叶子龙找到毛泽东,要求到抗日前线去,跟丈夫宋任穷在一起工作。

毛泽东风趣地和钟月林开玩笑:“前方的女学生多,你是不是怕宋任穷变心了?”经过毛泽东批准,19388月,钟月林随张经武、江华两位同志一起到了八路军一二九师驻地。

毛泽东批准钟月林到前线去之后,叶子龙根据毛泽东的口述,给宋任穷发来一封电报,大意是说钟月林已经从无线电学校毕业,要到前方去;宋任穷现在何处,请回电。

当时,宋任穷领导的八路军东进纵队驻在冀南距离南宫城八里的韩家庄。宋任穷此时正处于重病之中,因为感冒患了伤寒,高烧不退,他晚年一只耳朵不好,就是那时落下的病根。同志们都以为宋任穷没有救了,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后事。宋任穷在那种缺医少药的艰难情况下,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但是这场病对他以后的身体影响很大。

宋任穷接到电报后,有一个多月时间一直没有回电。理由不是因为自己患病,因为患病更需要家属的照料。而是因为当时前方部队中,除了朱德夫人康克清大姐和刘伯承夫人汪荣华大姐照料年纪较大的朱德和刘伯承之外,其他干部几乎没有带家属的。宋任穷觉得自己不应破例。后来同志们都劝宋任穷说,这是毛主席批准的,不好拒绝。宋任穷这才同意钟月林到冀南来。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钟月林一直同宋任穷一起战斗在最前线。那时候冀南的条件异常艰苦,指战员们经常饿着肚子行军打仗。冀南根据地的县长,竟然饿得昏倒在地上,人们戏称在冀南坚持斗争的同志为“咬牙干部”。

日子是苦的,但是夫妻在一起,互相鼓励和安慰,再大的困难也能挺过去。最令他们感到难过的,是孩子同他们一起受苦。战火硝烟中,不能把孩子带在身边。宋任穷和钟月林把二女儿放在群众家里。这位老乡的家离八路军的地下医院不远。当时她刚学会走路,听到医院吹哨子,就拿个碗跑到医院找饭吃。医院的人见了她,就给她一勺饭。她就是这样饿着肚子长大的。三女儿出生,宋任穷夫妇给她取名“适荒”,意思是在适应荒年的苦日子。他们把她放在老百姓家里,又饿又病,接回来没几天就死了。

钟月林2003年回忆往事时,脸上洋溢着微笑:“苦,本身不是甜;但回忆苦,却使人有一番兴味,它使人更加珍惜今天的日子。那时,我们常把夫妻称为革命伴侣。男女在革命队伍里结合,为革命而结合,相互支持做好革命工作。称革命伴侣很有道理。”
与刘志丹的深厚战友情

1935年年底,党中央在瓦窑堡决定将陕北红军改编为红二十八军,任命刘志丹为军长,宋任穷为政治委员。红二十八军下辖三个团,绥德、吴堡战斗团编为一团,米脂西游击师编为二团,清涧红四团为三团,共1200余人。

刘志丹在陕北名气很大,威望很高,老百姓在“信天游”里唱:正月里来是新年,陕北出了个刘志丹。

在到红二十八军工作前,周恩来亲自找宋任穷谈话,嘱咐他要尊重刘志丹,尊重地方干部,要互相学习,加强团结。刘志丹党性强,顾全大局,十分注意维护党和革命队伍的团结。他对包括宋任穷在内的中央派来的干部非常尊重,经常教育陕北红军尊重外来干部。他在许多会议上讲,中央派来的干部是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锻炼的,地方红军应当尊重他们,向他们学习。宋任穷比刘志丹小六岁,对于刘志丹很敬佩,凡是大事他们都一道商量着办,彼此推心置腹,没有丝毫芥蒂。中央派来到红二十八军工作的其他几位同志,也都和陕北同志相处得非常融洽。

红二十八军成立不久,中央临时组建北路军,任命刘志丹为总指挥,宋任穷为政治委员。北路军除二十八军外,还有由二十六军改编的七十八师和陕北骑兵团,任务是向吴家坡、响水、横山一带挺进,配合红军主力打退国民党反动军队对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围剿”,牵制北线敌人,相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扩大红军影响。北路军虽然组建时间不长,但屡获战果,打击了敌人的气焰。北路军是临时组成的,完成任务后,部队归还原建制,准备接受新的任务。刘志丹和宋任穷仍担任二十八军的职务。

不久,中央红军渡过黄河,东征山西。1936413日,东征军司令员彭德怀和政委毛泽东给红二十八军下达了消灭三交镇阎军的命令。三交镇是山西省中阳县境内的一个重要渡口,河西就是陕北革命根据地绥德。阎锡山在该镇周围设有坚固的工事,并派遣一个团的兵力严加防守。在攻打三交镇的战斗前,刘志丹和宋任穷商量,让宋任穷留在军指挥部掌握全面情况,他亲自到一团阵地去。宋任穷对军长的安全十分关心,叮嘱负责保卫工作的特派员裴周玉和参谋等随刘志丹一起去。
刘志丹到前沿阵地指挥部队作战,在观察敌情时,不幸左胸中弹,伤势严重。刘志丹在弥留之际,断断续续地对裴周玉说:“告诉政治委员,请他带着部队消灭敌人,坚决把三交镇攻下来!”裴周玉等人将刘志丹抬到军指挥部所在的阵地上。宋任穷见状,十分伤感,立即跪下来摸刘志丹的心脏和脉搏,察看伤口。此时,刘志丹因大动脉出血已处于昏迷状态,不能说话,不久即溘然长逝,年仅33岁。
裴周玉向宋任穷讲述了刘志丹中弹的经过。悲痛欲绝的宋任穷对在场的将士们说:“刘军长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未完成的革命事业,更多地消灭敌人,为刘军长报仇。”

随后,宋任穷把刘志丹牺牲的消息立即电告了党中央,并让人赶快筹划船只,制作了一具棺材装殓刘志丹的遗体。然后,宋任穷派人护送刘志丹的棺材过黄河,运往党中央所在地瓦窑堡。
不久,宋任穷前往东征军总部,向毛泽东汇报了刘志丹牺牲的经过,以及二十八军东渡后的战斗情况。二十八军经过多次战斗,人员不断伤亡。三交镇战斗后,全军只剩七百多人,但是部队的土气仍然很旺盛。刘志丹在指战员中的威望很高,但他从来不树立个人的威信,而是经常教育部队处处以党的事业为重,听从党的指挥。刘志丹为人正派,一身正气,对部队也深有影响。刘志丹带出了红二十八军这样一支好部队,在他牺牲后,宋任穷指挥部队没有遇到任何困难。红二十八军的将士们,就像听从刘志丹的指挥一样听从宋任穷的指挥,宋任穷发自内心敬佩刘志丹。

由于刘志丹牺牲和部队减员较多,上级曾准备撤销二十八军的番号。后来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专门派人到二十八军作了考察,认为部队情绪稳定,土气旺盛,素质确实不错。于是,中央军委决定保留二十八军建制,补充一部分兵员,并任命宋任穷为军长,蔡树藩为政治委员。
为了永远纪念刘志丹,19365月,陕甘宁苏区将刘志丹的家乡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1942年,刘志丹牺牲六周年时,毛泽东亲笔题词:“我到陕北,只和刘志丹同志见过一面,就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共产党员。他的英勇牺牲,出于意外,但他的忠心耿耿为党为国的精神,将永远留在党和人民中间,而不会磨灭的!”1943年,当刘志丹陵园落成时,毛泽东又挥笔题写了“群众领袖,民族英雄”8个大字。对于这位老战友,宋任穷在以后的人生岁月中是充满着深情的怀念的。

宋任穷的“原zidan”情缘

1955年国庆前夕,党中央在中南海举行了隆重的授衔仪式。毛泽东为元帅授衔,周恩来为将军授衔。元帅和将军的勋章,都是由毛泽东授予的。时任中央军委总干部管理部副部长的宋任穷,被授予陆军上将军衔,成为55位开国上将(1957年又补授了两位,共计57位)之一。

19551月,党中央和毛泽东作出创建中国原子能事业和研制原zidan的决策。19564月,周恩来在一次谈话中对宋任穷说,要从军队里调个中央委员出来加强地质战线。

经过两天的考虑,宋任穷就向周总理毛遂自荐。周恩来说,你能出来吗?作为总干部管理部副部长,宋任穷的工作很忙,且授衔不久穿着一身制服也不习惯。宋任穷回答周恩来说,总干部部有人。周恩来说,那好,我请示主席。没过几天,周恩来告诉宋任穷:主席有新的考虑,要成立原子能委员会。

19567月,周恩来向党中央提出《关于原子能建设问题》的报告,建议成立“原子能事业部”。这个意见得到毛泽东的同意,于11月正式提交一届人大常委会议通过,决定成立第三机械工业部。当时,一机部搞民用,部长段君毅;二机部搞军工,部长赵尔陆;三机部搞原zidan,首任部长便是宋任穷。19582月,三机部改为第二机械工业部。初创时,二机部主要抓队伍组建,地质找矿,科研基地建设。

为了在中国研制原zidan的进程中得到苏联的支持,19579月,由聂荣臻任团长,陈赓、宋任穷任副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谈判。商谈取得初步结果。驻苏大使刘晓对宋任穷说,你回去向主席汇报,说赫鲁晓夫有困难,想请主席来。

宋任穷走下飞机的那天,正好是国庆节,毛泽东立即把他叫到钓鱼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等中央领导同志,在12号楼听取了宋任穷的汇报。毛泽东显得很满意,表示同意访苏。之后,宋任穷又返回代表团,在莫斯科签订了19571015日两国政府协定,简称为国防新技术协定。
搞原zidan不比打仗,要依靠科学,尤其是要得到中国最高科学机构中国科学院的支持。为此,就要和中科院“走亲戚”,“攀亲家”。宋任穷给中科院党组书记兼副院长张劲夫打电话,说要到家里拜访他。

宋任穷这次拜访张劲夫,就是谈科学院怎么支持二机部,帮助二机部的。宋任穷紧紧握住张劲夫的手说:“劲夫,这个事太重要了,你要帮助哇!其他部门我也希望他们来支持,主要靠科学院呐!”
张劲夫说:“没有问题。这是中央的任务,是国家的任务,也是科学院的任务。第一,我把原子能研究所全部交给你。另外,科学院其他各研究所凡是能承担二机部的研究任务的,我们都无条件地承担;如果骨干力量不够,还需要调一些人去,我们再想办法。譬如,邓稼先是学物理的,从美国留学回来,是科学院数理化学部的学术秘书。吴有训副院长兼数理化学部的主任,日常工作就靠邓稼先负责,这个同志你要我也给你。”

有了人才,还得有矿。当时先后建立了6个区域性地质勘察队,覆盖了全国大部分地区。宋任穷担任三机部(19582月后的二机部)部长后,花费很大精力用来搞地质找矿,几乎所有搞铀矿地质勘察的地方都去。同时在科研工作方面,宋任穷则紧抓着苏联援助的一堆(反应堆)一器(加速器)建设。19589月,一堆一器正式移交使用,这是中国第一个原子能科学技术研究基地。

当时,受“大跃进”的影响,核战线上也提出了“大家办原子能科学”、“全民办铀矿”的口号。有的人坚持要对苏联提供的设计和设备进行革新改造。宋任穷等人不同意,认为这要慎重。但是要求改造的同志坚持己见。宋任穷无奈,只好给毛泽东写信,要求当面向他汇报。两天后,宋任穷接到电话,通知他到中南海游泳池向毛泽东汇报。

宋任穷汇报后,毛泽东说:你们的意见是对的。这个原子堆、铀235工厂,你们还没有掌握好,怎么就动手改了呢?比如,写字,先得学写正楷,再学写行书,然后再练草书。宋任穷回来后,传达了毛主席的意见,大家才统一了思想,避免了一场可能对主工艺设计和设备盲目乱改的危险。
1960
年初,周恩来带领着一些部长在广州学习政治经济学。学习结束后,毛泽东约见几位部长。康生也去了。康生一见宋任穷就谈起了什么时候能够爆炸原zidan的问题。宋任穷说:苏联原来答应给我们的原zidan样品和资料现在不给了,要靠自力更生,即使尽最大努力,爆炸时间也得推迟到1964年。
康生摆出一副“最革命”的架式说,1964年爆炸迟了,还是应该在1962年爆炸,并讲了许多冠冕堂皇的话。毛泽东听着,一直没有表示。最后,毛泽东只讲了一句话: 康生,你去当二机部部长吧。康生一看势头不对,就不吭声了。实践证明,1964年爆炸原zidan是比较切合实际的。

后来中苏关系破裂,有些苏联专家在撤走时,把该给中方的资料也带走了,还说“这是对你们的毁灭性打击”、“从此你们将处于技术真空的状态,估计20年你们也搞不成原zidan。”然而仅四年后,196410月,从中国西部沙漠中升起的蘑菇云,宣告了他们预言的破产。第一颗原zidan爆炸时,宋任穷已调离了二机部,到了东北局任第一书记。当时,二机部副部长刘伟打电话告诉宋任穷,说下午三时爆炸。

宋任穷一直等着听广播,等到晚上新闻联播仍然没有听到报道。后来才知道,是毛主席说不忙着发消息,一再要求核实是否真是核爆炸,并要求注意外国的反应,等完全证实后再正式公布。宋任穷在二机部工作过四年,对原zidan事业作出过重要贡献。现在原zidan爆炸成功,他由衷地感到欣慰。

对于中国排球,宋任穷一直深情地关注着

随着开国上将的陆续故去,进入21世纪后,仅存的老上将已经是凤毛麟角。在几位老将军中,吕正操爱网球,宋任穷爱排球,都是出了名的。

宋任穷担任中国排协名誉主席已有20余年。全国排球界都知道宋老将军对于排球情有独钟。对中国男女排,宋任穷都关爱备至,几十年如一日,重大赛事,每赛必看。比赛胜利了,宋任穷常常亲自打电话向球队表示祝贺。球队比赛受挫了,他更会打电话问候球队,甚至亲自赶到训练局看望球队。有时,宋任穷把排球协会主席袁伟民叫去,鼓励运动员、教练员要胜不骄、败不馁。
宋任穷曾说过这样的话:“别的职务都可以辞去,中国排球协会名誉主席不要辞去!”袁伟民非常感动,几十年来也一直坚持抽空去看望这位德高望重的排协名誉主席。

宋任穷的排协名誉主席虽然是名誉的,但是他对于女排的情况了如指掌,连谁是陪练都一清二楚。中国女排第二次夺取世界冠军后,中央领导在中南海集体接见运动员、教练员、领队和国家体委领导、各司局领导。

体委领导没有忘记中国女排的陪练陈忠和,想让他也一起参加接见。陈忠和有些不好意思,站在最后一排的左边角上。结果接见时出现了一件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排协名誉主席宋任穷特意走到后排对陈忠和说:“小陈,你下来。”

宋任穷拉着陈忠和的手走到前排,向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介绍说:“这就是我们的无名英雄,女排的陪打小陈。”胡耀邦亲切地和陈忠和握手,万里等中央领导也向陈忠和亲切致意。这件事让大家都很感动。

对这一切,陈忠和铭记在心。他认为这不只是对他个人的一种理解与尊重,也是对所有的无名英雄和对整个体育事业的一种关爱。这成为了促使他更热爱排球事业与中国女排的动力之源。陈忠和不负众望,2004829日,已是中国女排主教练的他率中国女排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冠。一直关注着中国女排的宋任穷亲自给中国女排发去贺电。
宋任穷逝世后的翌日,女排的老教练袁伟民和夫人郑沪英前往解放军305医院宋任穷灵堂吊唁,依依不舍地向多年来一直关怀中国排球的老将军告别。
已经90高龄的钟月林向袁伟民夫妇以及同时在场的原宋任穷秘书刘则鹏、中国女排老队员杨希等人,亲切介绍了宋任穷将军对排球一往情深的故事。她说:“临终前宋老脚上穿的一双鞋还是多年前袁伟民去看望宋老时,代表排球协会赠送给他的,他非常喜欢,大小合适,穿上很舒服,所以他很爱穿、经常穿。”

这次袁伟民夫妇、杨希等人在宋任穷灵堂吊唁完毕后,钟月林大姐特意把他们留下,如同与自己的孩子唠家常那样,问长问短,言语间充满了无限的关切之情。诸如张蓉芳还搞排球吗,梁艳现在在干什么,陈亚琼去年来看过我们,等等。受宋任穷的影响,钟大姐对于中国排球的感情,也非同一般。

 

 

责任编辑:安熠辉

友情链接  
搜狐 新浪 新华网 燕赵代表网 河北法制网 河北经济网 长城网 河北搜才网 燕山大学 河北工业大学
网易 人民网 河北党史网 燕赵法制网 河北新闻网 河北省政府网站 河北省教育厅网站 中国河北网 河北大学 河北农业大学
网站首页 | 本刊简介 | 党史资讯 | 期刊目录 | 在线投稿 | 订阅咨询 | 读者信箱 | 本刊发布 | 燕赵摭英 | 企业风采 | 协办单位 | 期刊封面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管单位: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党史博采杂志社
一编室 通信地址: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65号(050071) 电话:0311-87041637 电子邮箱:dsbc_163@163.com 发行部:0311-87817805
二编室 通信地址: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65号(050071)电话:0311-66035515 电子邮箱:dsb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