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指南
  《党史博采》(下)将在传承原有的“以史鉴今,资政育人”的办刊宗旨上,突出党史党建研究和理论研究的专业性、实践性和学术性;全文刊发党的重要文献、党史党建理论优秀研究成果、基层党建先进经验;面向全国各级党政、宣传、组织、人事、纪检监察和理论研究部门;面向全...
  本刊发布
本刊发布:
《党史博采》封二、封三、封底及插页均为彩色印刷,特面向全国征询广告业务。
广告发布登记编号:130105201800003
《党史博采》欢迎社会力量加盟,共同发展。现面向全国诚邀友好协办单位。
协办单位
河北省水利厅
河北省应急管理厅
河北省地矿局
河北省通信管理局
中共秦皇岛市海港区委
中共石家庄市鹿泉区委
中共廊坊市安次区委
中共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县委
中共宽城满族自治县县委
中共邢台县委
中共肃宁县委
中共顺平县委
石家庄市元氏县人民政府
中共武邑县委组织部
河北省国有资产控股运营有限公司
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
石家庄市妇幼保健院
衡水市人民医院
保定职业技术学院
河北机车技师学院
滦州市第六中学
滦州市横渠实验中学
石家庄四药有限公司
邢台路桥建设总公司
杭州全拓科技有限公司
丰元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冀中能源邯矿集团云驾岭矿
河北艾颐康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秦皇岛市中电水利电力物资有限公司
晋州市李家庄村
霸州市扬芬港镇阙里墅村
  综合评述
这片热土,英雄辈出(年终特别奉献)
发布日期:2019-12-30 8:48:50 浏览次数:165
 
2019年12月30日05:4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崇尚英雄才会产生英雄,争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

  以文学笔触讲述动人故事,用质朴文字传递爱国情怀,一年来,大地副刊发表了一大批书写英雄模范人物的文章。今天,作为年终奉献,我们邀请四位作者分享他们采访英模人物的心得体会。这四篇文章的书写对象,既有“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与袁隆平,又有“时代楷模”称号获得者八步沙六老汉治沙群体,还有勇挑重担、永不懈怠的泰山挑山工群体——不管是引人瞩目还是默默无闻,他们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奋斗者,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模范,都值得我们致敬与学习。

  伟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伟大。只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不懈的奋斗精神,脚踏实地把每件平凡的事做好,平凡的工作都可以创造不平凡的成就,平凡的人也可以拥有不平凡的人生。

  ——编 者 

        

  英雄的证明

  马 涌

  《初心如炬》,2019年7月1日大地副刊

  如果不是退役军人登记工作的开展,张富清的赫赫战功,张富清在来凤县的公仆心血,还有他那颗淡泊名利、默默贡献的永恒初心,都可能会无言地沉淀于岁月深处。而当我真正见到这位老英雄,并与他交谈,与他身边的人交谈,走上他曾经走过的路,看见他亲手造就的光景,再去回味这个名字曾经的陌生与不为人知,才深切地领会到,在这片土地之上,还隐匿着无数非凡的故事。

  在我看来,张富清的精神,是深厚而多层次的。他是一位战斗英雄,一次二等功,三次一等功,两次“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还有一次特等功,在战争年代,这些功勋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都显得单薄,这还不够;他还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公仆,功勋加身,却自愿赴任偏远贫瘠之地,辗转多个岗位,造福一方百姓,以自己的汗水见证着新中国发展的历程,这依然不够;他更是一位初心永在的共产党员,淡泊名利,从未向组织和人民居功自傲、邀功请赏,甚至连对自己的儿女,都不愿提起自己当年在枪林弹雨中获得的荣誉,他将这一切深藏在心,并视作理所当然。所有这些,环环相扣,逐层递进,才造就了时代楷模张富清、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张富清。

  我曾到张富清当年带领干部群众炸山开路的高洞村,探访他当年的足迹。那些曾经与他共事的同志、曾经为他所带领的“年轻干部”,如今已经青春不再,但依然记得张富清为人民服务的点滴细节,言语间充满敬意;来到村里,当年的村民也依旧记得,干部和群众合力炸山修路的光景,记得炸药的震耳欲聋,记得上工的喇叭通知,记得工地上的号子,记得通车的喜悦,但提到“张富清”这个名字,却不得不停下讲述,努力向记忆深处探究,才能唤起一点点模糊的印象……

  这就是张富清的本愿。扎实工作、默默奉献,不需要人们记住他的名字。

  我也曾和张富清的家人长谈。我和他的小儿子张健全在县医院的病房外见面,一边驱赶着往屋子里飞的飞虫,一边聊起他的父亲。他说起,父亲的军功公之于世后,他也曾悄悄注视父亲的睡颜,意识到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庞,曾经活跃于那么多陌生的战场。到底是经历过多少生死关头、面对过怎样的危险绝境——张健全轻叹一口气,脸上随即又浮现出笑容。我想,那或许是理解后的释然,以及今天依然相伴的欣幸。

  这亦是张富清的本愿。子女,也不必知晓他的功绩。

  甚至,在他的公仆岁月里,他始终避免着子女“沾光”;在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之后,他依旧告诫子女,不可借机谋私利私名。

  至于张富清本人——当你坐在他面前,看到的仅仅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毕竟,他已经将自己的功名深藏了六十多年,即使是媒体的大量报道、海内皆知的盛名,亦不能撼动他这份沉静内敛的本心。而他纵横战场的激情、回忆战友的深情,只有在触及内心最深处时,才从心扉的缝隙间汩汩而出,冲击着在场人的心灵。

  同去采访的湖北日报记者张欧亚,是最早报道张富清事迹的媒体人之一。他在文章里如此评价张富清:他是一座山。我很想顺着这句话继续阐释下去:山不同于峰,他不露峥嵘,不夺人眼球,身在其中,你甚至无法察觉他的存在。但当你从一个足够的纵深处猛然回头看,才发现他是如此的巍峨厚重、沉静高远,连绵在你所见的空间里,连绵在你所知的历史中。

  山不语,但山就在这里。

  六月七月的连续报道之后,张富清又获得了国家首次颁发的“共和国勋章”。也就在这前后,全国陆陆续续涌现出一批深藏功名数十年的老英雄。这其实并不意外。我想到张富清说过的“在牺牲的战友面前,我哪有资格摆自己”,在他的心中,他的勋章也是代牺牲的战友领受的。我知道,这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心绪,那是一类人、一代人的精神。

  因为对张富清的大力宣传,才让我们突然意识到,身边还有那么多群山般雄浑、群山般沉默的英雄。于是,我们去追寻他们、颂扬他们。而他们亦把这份光荣,与沉默更久的、早已逝去的战友分享。这是我在这份采访任务中,寻得的意义之一。

     

  平凡与伟大

  纪红建

  《秋天的喜讯》,2019年12月11日大地副刊

  那天,一场秋雨洗净星城长沙的尘埃,带来丝丝的凉意。我来到东郊的马坡岭,从雨花大道,拐进一条很不起眼的马路。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就那样质朴而又静谧地伫立在这条马路的东边。

  走进这个安静的院子,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普通与平凡。

  院子里绿树成荫,荷塘散发出阵阵清香,几栋房屋点缀在绿荫之中,有办公楼,有杂交水稻展览馆,有杂交水稻培训中心,有杂交水稻综合实验楼,还有干部职工宿舍楼。最朴实的要算干部职工宿舍楼了,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虽已陈旧,但还洁净,依然在为专家们的创新之路遮风挡雨。

  上午九点半,办公楼前传来一阵欢笑声。“袁老师来上班了!”中心办公室主任魏科告诉我。我们紧随其后,走向袁隆平院士三楼的办公室。到了三楼,我看到,早有一拨人在门口等着他。对于这些不速之客,袁隆平微笑着与他们打招呼。当听说是来自重庆的客人时,立即把他们请进办公室,并用地道的重庆话与他们交流起来。

  虽然袁隆平的语速有些缓慢,但是他思维敏捷、风趣幽默,现场不断爆发出阵阵欢笑。看到这温馨的一幕,魏科告诉我说,袁老师非常讲感情,即使离开重庆已经六十多年了,但是依然牵挂着巴山渝水,牵挂着那里的人和事。袁老师平常虽然对吃没有特别要求,但只要是到饭店吃饭,总会点上几道麻婆豆腐、水煮肉片一类的“重庆口味”。

  采访中,大家一致提到,袁隆平虽然在科研上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但生活中却平易近人。“袁老师非常和蔼可亲,有时就跟老顽童一样。”李超英说。她是中心退休科干部,也是袁隆平的邻居,袁隆平家里有什么事,她都会第一时间赶到帮忙解决。

  李超英告诉我说,因为与袁老师和邓老师(袁隆平妻子)接触多了,两位老人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看待,只要出远门,总要给她家带些吃的。她更是把他们当成自己可亲可敬的父母,每天都要到袁老师家里看看。袁隆平心很细,若是李超英哪天没去她家,就会打电话问,小李,家里没什么事吧,单位没什么事吧。所以不论多忙、多晚,李超英只要回家,都会到袁老师家看一看,或是打电话报个平安。

  中午十二点,处理完办公室的相关事宜,袁隆平下班回家。一到家,他就走进自家小院南边的实验田。为方便年事已高的院士搞研究,湖南省农科院专门在袁隆平住宅旁开发了一块试验田。他蹲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禾苗,查看长势。我们不忍心打扰,静静地在一旁观看他与禾苗“亲热”。

  李超英告诉我说,虽然袁老师已经九十高龄了,但依然身体硬朗,思维敏捷,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这些都与他长期以来养成有规律的生活习惯,以及坚持运动有关。袁隆平在科研之余,很喜欢文艺和体育,以前每天坚持打球、游泳、拉小提琴。这两年行动不是那么方便了,运动量于是大大减少。早上八点起床后,他会在院子里走走,然后伸伸腰,踢踢腿。九点半准时到办公室上班,不论有事没事,都要到办公室坐一坐,与大家交流交流。晚饭后,他要到附近的超市逛逛,既采购,也锻炼。如果不去超市,他就会下下象棋,锻炼锻炼大脑。

  其实,袁隆平的科研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平凡呢?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正是在这样的平凡中坚守,袁隆平和他的团队才创造了奇迹。

    

  若泰山巍峨

  徐锦庚

  《行走的脊梁》,2019年1月2日大地副刊

  泰山中天门山谷里,散落着一些窝棚,三三两两,倚山而搭,石块垒墙,木条作椽,盖着塑料布,只有半人高,须弯腰进去,空间狭窄,塞着两张床,转身都困难。窝棚旁,有座小平房,卧室兼厨房,烟熏火燎,黑不溜秋。墙壁上、屋顶下,挂满塑料袋,花花绿绿的,装着煎饼、咸菜、馒头、面条。这便是挑山工的住地。

  眼前的景象,让我心情沉重:挑山工干着苦力,居然住这么破、吃这么差。

  然而,当我走近新老挑山工,同他们倾心长谈时,感受却渐渐变了。

  老一代挑山工陈广武,经验丰富,敢作敢为,面对重达数吨的大件,开动脑筋,精心设计,借鉴鲁班经验,指挥上百号人,像蚂蚁搬家,把大件挪到山顶。从他身上,我看到劳动者的勇敢智慧。

  挑山活吃苦受累,挑山工中居然有“五朵金花”,不让须眉,不惧重担,在苦累中享受快乐,“苦是苦,累是累,就是不缺精气神”。从她们身上,我看到劳动者的坚忍乐观。

  梁京申在劳动中失去左臂,但他没有自暴自弃、消沉颓废,而是敢与命运挑战,风雪无阻,连挑二十五年,春播秋收,独臂劳作,养育俩闺女,新盖五间房,支撑一个家。从他身上,我看到劳动者的自强不息。

  此前,我曾十上泰山,但都是乘缆车。为深入了解挑山工,跟踪采访时,我也挑起担子,蹒跚拾级。登不足百级,两腿筛糠,气如牛喘,便腰塌力竭,险些后仰,于是慌忙搁下。一名挑山工顺手接过担子,垂首弓背,不疾不徐,沉稳踏实。我喘着粗气,亦步亦趋,脸上淌汗,心里羞愧。

  采访归来,我咀嚼回味,陷入沉思。

  扛重活、住窝棚、啃咸菜,挑山工为什么心甘情愿、乐在其中?因为他们懂得知足。这种知足,既有物质层面,也有精神层面,看似混沌质朴,实则充满智慧,可谓把握了人生真谛。正是这种知足,才使他们以苦为乐、以劳为荣、心态平和、健康向上。

  虽然工具简陋,技术简单,然而,当挑山工甩着满头汗珠,在崎岖山路健步、在陡峭盘道登攀时,他们的行为,已升华为“勇挑重担、永不懈怠”的精神力量,给人激励,催人奋进。他们虽然是普通劳动者,但他们敢作敢为、有智有慧;不惧艰辛、以苦为乐;自强不息、挑战命运,是令人尊敬的劳动者。

  从挑山工身上,我们可以汲取很多精神力量。比如,要志存高远、坚定目标。人生的奋斗就像登泰山一样,要登上山顶,就必须秉持永不懈怠精神,不断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勇攀高峰,才能领略“一览众山小”的景致。

  比如,要踏石留印、步步着力。在实现“中国梦”征程中,须像挑山工那样负重登山,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真抓实干,埋头苦干,善始善终,善作善成,始终保持迎难而上的政治品格,善于用压力激活潜力,在艰难困苦中创造不平凡的业绩。

  我在沉思中顿悟,对挑山工有了全新的认识。人有社会分工的不同,但奋斗者的人生光辉,都一样的夺目耀眼。作为文字工作者,我们既要像挑山工那样登高望远,做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又要沉下心来,贴近生活,感悟生活,发现真善美,讴歌人性的光辉,让读者感受到温暖、看到光亮、汲取力量、树立信仰。这些,恰恰是新时代迫切需要的精神激励。

    

  精神在生长

  高 凯

  《沙漠赤子》,2019年5月15日大地副刊

  在低处的大地上,有蓬勃的生命生长。比如八步沙,不仅有野生的黄茂柴、沙冰草、沙米、红沙、苦豆草等植物,还有老鼠、兔子、野猪、壁虎和黄羊等动物;即使是常常在高处飞着的沙喜鹊、野鸡和老鹰,也无时无刻不眷顾着八步沙这块厚重的大地、这方青葱的绿色。

  我早听说,八步沙六老汉,为守住一个家园,五十年来寸步不移,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几代人接力在沙海里治沙造林。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呢?

  我自小就崇拜英雄,英雄是许多人成长的精神坐标。在古浪八步沙,见到几个老汉后,我的敬佩之情更是油然而生。他们就仿佛是风沙雕刻出的作品,浑身都是风的刀痕,里外都散发着沙子的味道。他们的言谈,质朴得不能再质朴,但是你却能很快感觉到他们身上强大的力量,一种不屈不挠、视困难为无物的精神力量。风沙中的常年驻守,在我们这些旁人看来,是多么超乎想象的困难,但在他们口中,却总是轻描淡写。他们还特别团结,抱成一团,一心一意就要成就一个绿洲。

  六老汉中已经有人故去,使命与意志却未曾消逝。他们曾约定,六家人每家务必有一个“接锹人”。如今,第二代多在壮年。而他们的第三代,八步沙林场治沙的年轻人们,也正在聚集。这样的“家谱”,让我动容。六老汉治沙造林,不是他们六个人的事,而是关乎身后大家庭生存的大事,离不开家里每一个人的理解和支持。正因如此,在六老汉之后,才有了第二代、第三代,有他们的妻子、儿女的鼎力支持。

  “栽树的事要大家都干呢,一代一代加油干。”那天,第二代好汉郭万刚如此说。

  采访中,很多细节我都记忆犹新。郭万刚的老伴陈迎存回忆,当年,风沙大的时候,人在田间劳动,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地里的庄稼,刚一长出来就被风沙拔掉。老天不让种庄稼,大家只好去栽树。树木就是土地的绿被子,离开了这个绿被子,土地就种不上庄稼。所以,要问土地要饭吃,就一定要先栽树。每一天,每个人要挖一千个窝窝、栽一千棵树,用麦草压下的树都是不怕风沙的柠条、梭梭。种树又离不开水,八步沙偏偏没有水,家家就赶着一头毛驴从土门镇往回拉……

  这得是多么艰苦的条件,这又是多么不屈的精神!

  在接棒人之一的贺中强家采访时,他送给我一幅书法作品,写了他心仪的四个字:“沙漠雄鹰”。我很惊奇地问他,什么时候开始练字的。贺中强笑着说:“已经很久了,累了就坐下来用手在沙子里写字。”

  想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话后,我又去了古浪一中。采访了二十几个孩子,我得到了我最想知道的答案:六老汉在孩子们的心中究竟是一个什么形象——就是英雄!甘肃省古浪县八步沙林场,是一个出好“老汉”的地方,都是治沙造林的英雄。一代人,二代人,三代人……与沙漠持久鏖战,似乎成了一种使命——在他们的意志里,沙漠要肆虐多久,他们就会奋战多久。

  我愿用自己的文字,为这群沉默的英雄立一块“碑”,让这群守在大地低处的名字,为更久远的时光所铭记。 

    

  版式设计:蔡华伟


  《 人民日报 》( 2019年12月30日 20 版)

友情链接  
搜狐 新浪 新华网 燕赵代表网 河北法制网 河北经济网 长城网 河北搜才网 燕山大学 河北工业大学
网易 人民网 河北党史网 燕赵法制网 河北新闻网 河北省政府网站 河北省教育厅网站 中国河北网 河北大学 河北农业大学
网站首页 | 本刊简介 | 党史资讯 | 期刊目录 | 在线投稿 | 订阅咨询 | 读者信箱 | 本刊发布 | 燕赵摭英 | 企业风采 | 协办单位 | 期刊封面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管单位: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党史博采杂志社
一编室 通信地址: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65号(050071) 电话:0311-87041637 电子邮箱:dsbc_163@163.com 发行部:0311-87817805
二编室 通信地址:石家庄市和平西路265号(050071)电话:0311-66035515 电子邮箱:dsbcb@163.com